简体版| 繁体版
支持IPv6
当前位置:首页 > 滚动大图

追寻档案背后的红色故事——红色档案资料征集二三事

2021-12-29 10:50     来源:河池市档案馆     作者:吴锡刚
分享 微信
微博 空间 qq
【字体: 打印

  • 1、莫矜
  • 2、1950年1月,莫矜、莫杰父子在融县县城(今融水镇)合影。
  • 3、1950年2月,莫矜悼念覃菊芳英勇就义的四首诗(载《莫矜诗歌集——柳北战歌》)。
  • 4、莫一凡
  • 5、1949年6月,中共左江工委、左江指挥部联合通告(广西档案馆藏)。
  • 6、虞克韩烈士(中国红军第八军革命纪念馆藏)
  • 7、抗美援朝回国后覃健和陈朴合影。
  • 8、1952年1月,中国人民志愿军政治部颁发的覃健《革命军人证明书》。
  • 9、东兰县大同乡板坡村却里屯覃健中将故居。
  • 10、覃健家族为革命牺牲的烈士墓。

近年来,笔者结合档案部门工作职责,采取实地走访、联系发函和电话交流等多种方式,广泛征集红色档案史料,追寻、挖掘相关档案背后散发着硝烟味道的动人故事,并逐一形成文字在报刊上发表,让公众能够多侧面了解广西河池市第一个中共党员韦一平、全国著名抗日英烈谢骙、左江支队司令员莫一凡、都宜忻人民解放总队军需处主任岑友鲲等地方党史人物革命事迹,从中汲取精神力量,砥砺前行。在此,简述2021年征集3份红色档案资料的过程,以及其涉及战火纷飞岁月的前尘往事。


莫矜悼念妻子覃菊芳英勇就义的一首诗


5月的一天,为了深入了解柳北人民解放总队一大队六中队队长魏文荣生平事迹和柳北地下党、游击队历史,笔者与原柳北工委书记、柳北人民解放总队司令员兼政委莫矜的大儿子、老游击队员莫杰取得了联系。经过多次电话请教和前往南宁面谈,逐步相熟,并获得老人的信任。在莫杰赠送的《莫矜诗歌集——柳北战歌》中,笔者读到这样一首诗:“为民用命各奔驰,有伴何须惜别离。最是令人凄绝处,天明失散永违时。”据了解,1950年2月莫矜惊悉妻子覃菊芳被土匪杀害后,异常沉痛之际写下寄托哀思的4首悼亡诗,这首便是其中之一。

莫矜(1917~1973),壮族,出生于广西融县西寨村(今融水苗族自治县永乐镇四莫村西寨屯),1935年考入融县县立初级中学简师班,开始接触马列主义,立志投身民族解放事业,其人生轨迹也由此改变。毕业后,莫矜回到老家教书,积极传播革命思想,组织读书会,教唱抗日救亡歌曲,为村里落后、守旧人物所仇视,骂他是“土匪头”,莫家也被人视为“土匪窝”。此时,莫矜已结婚,有人趁机不断挑拨莫矜妻子和公婆的关系。面对尖锐的矛盾,莫杰的母亲被赶出家门,莫矜无奈地接过不满周岁的莫杰。夫妻离散的悲剧没有打垮莫矜,他擦干眼泪,把莫杰交给家人,继续开展革命活动。

而1924年(一说1921年)出生的覃菊芳,系当地远近闻名的下覃屯覃仲光医生的女儿、曾担任永乐小学校长覃俊三的养女。覃俊三与莫矜交往密切,同情和支持莫矜的革命活动。覃菊芳曾经与莫矜一起在永乐小学同校读书,接受进步书刊的影响,向往革命。多年后,她对为革命事业奔走呼号的莫矜非常仰慕,曾立下重誓:“非莫矜不嫁。”她还大胆写了一首表达心意的诗,托家人设法转给莫矜:“矜君奔国是,菊芳理家规。甘为同林鸟,比翼向光辉。”在她请求下,两家长辈于1943年给莫矜、覃菊芳举办了简朴而隆重的婚礼。

成亲那天,花轿伴着喜庆的唢呐声来到莫家,然而此时,莫矜正接受党组织交给的任务,奔赴广西和贵州交界的富禄、大年等地,寻找开辟边区的“踏脚石”。拜堂仪式不见新郎官,名门闺秀情愿嫁给“匪首”。当时,这个奇异的婚礼轰动一时。

婚后,覃菊芳经常吟唱“尊师蒙难生心焦,以身相许解忧愁。喜得双亲皆应允,花轿送妾入莫门。进屋不见郎君面,公婆阿弟自迎亲。飞书萌志乾坤定,客乡大哥务安宁。”抒发自己无怨无悔冒着生命危险嫁给莫矜虽苦犹甜的喜悦心声。从此,她日夜为整个家操持付出,任劳任怨,赢得了家人、亲友和来往的地下党同志的敬重。

抗战胜利后,他们夫妇前往罗城小长安乡木偶屯,以教书为掩护开展革命活动。柳北地区开展武装斗争后,她帮助莫矜抄写文件、印发小册子,积极投入艰苦复杂的对敌斗争。1949年8月,她积极支持柳北工委机关和桂黔边人民保卫团团部迁到自己娘家下覃屯,动员父亲、养父等亲属在武器和粮食方面提供全力支持。1949年春,在覃菊芳主动请求下,莫矜安排她前往柳城古砦覃村从事新区开辟工作。

1950年2月17日(农历大年初一),国民党残匪不甘心失败,纠集400多人在柳城县古砦暴动,攻打刚刚成立不久的区人民政府。在古砦工作的覃菊芳和同志们40多人奋起反击,从拂晓一直打到下午3点多钟。由于敌我力量过于悬殊,她和战友们被迫突围。当时,覃菊芳怀有身孕,行动不便,吴春燕(柳北人民解放总队第五大队妇工队长)在搀扶她翻越围墙时被土匪罪恶的子弹打中,壮烈牺牲。随后,覃菊芳不幸被俘。土匪残酷地摧残她,但覃菊芳坚贞不屈,在敌人的枪口前昂首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等口号,惨遭杀害,令在场的群众潸然泪下。

莫矜情真意切、充满豪情兼有思念伤感的诗句,表达了对妻子以及同时罹难的战友们的深情。莫矜还将次子雪华改名为烈华,以纪念为革命壮烈牺牲的人生伴侣。

中共左江工委、左江部队指挥部联合通告


莫一凡(1912~1983),广西融安人,曾用名陆华。解放战争时期先后担任中共左江工委(地委)军事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左江指挥部(简称“左江部队指挥部”)指挥员、左江支队司令员,组织开展武装斗争,为左江地区的解放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笔者在广西档案馆查阅、征集莫一凡生平事迹过程中,发现了一份落款一九四九年农历六月初四日(公历6月29日),时任左江部队指挥部指挥员的陆华(莫一凡)与左江工委书记兼政委黄河(黄嘉)、副书记兼副政委陆游共同签署的一份《中共左江工委、左江部队指挥部联合通告》,其主要内容是回顾时任龙州县民主政府副县长、中共预备党员虞克韩在独山战斗中牺牲的经过,批准追认虞克韩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号召全体党员、指战员向他学习。

虞克韩(1920~1949),壮族,又名孙红,广西龙州人,1938年冬投笔从戎,参加第三届广西学生军,投身抗日救亡活动。1945年初参加青年远征军,出师缅甸抗日。解放战争期间,受中共地下党组织影响,走上革命道路,利用在国民党龙津县政府任职之机,为地下党组织提供情报。1947年7月下旬,虞克韩与恋人邓佩珠(邓燕)正准备举行婚礼,当地下党组织征求他是否愿意参加准备举行的武装起义时,他毫不犹豫地表示听从党组织的召唤,并动员爱人一道参加。8月16日,这对新婚夫妇便匆匆辞别亲人,秘密奔赴中越边境的游击据点。三天后,虞克韩参加著名的大青山起义,经受了第一次战斗考验,从此,他决心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党,为建立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富强的新中国而英勇战斗。

1949年春,虞克韩出任越边武工队队长,率队袭击越南境内的法军哨所,歼敌一个班,缴获长短枪8支、轻机枪一挺和弹药一批。6月中旬,莫一凡带病指挥龙州县独立营,在越南友军配合下,围歼水口、独山一带之敌,计毙敌70多人,伤敌20多人,俘敌150多人,缴获轻重机枪11挺、迫击炮1门、步枪160余支以及一批军用物资。在这次战斗中,虞克韩率独立营2连围歼敌人,身中数弹后仍继续指挥作战,后因伤势过重,为革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战斗结束后,负责作战指挥的莫一凡交待时任中共龙州县委组织部部长兼水罗区委书记的容沙,代表县委主持虞克韩的追悼会,并做好烈士妻子的安抚工作。

这份《联合通告》,充分体现了虞克韩为人民解放事业无私奉献青春和生命的英雄事迹,蕴含着莫一凡等中共左江工委、左江部队指挥部领导对烈士的高度评价,以及他们与牺牲的战友间深厚的革命感情。

覃健中将的《革命军人证明书》


壮族开国中将覃健(1911~1959),原名覃秀华,河池市东兰县大同乡板坡村却里屯人,1929年12月参加百色起义编入红七军第3纵队,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先后任八路军115师344旅特务团团长、淮海军区司令员、新四军3师独立旅旅长、苏北兵团和第9兵团参谋长等职务,为实现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独立解放、建立新中国而浴血奋战。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他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参谋长,参与指挥艰苦卓绝的第二次战役东线长津湖地区作战。国庆期间放映的电影《长津湖》,让成千上万的观众热泪盈眶、万分感动之余,无限怀念为抗美援朝作出卓越贡献的覃健将军。作为档案工作者,深入收集覃健将军档案史料,了解并讲述其生平事迹,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不久前的一天,为了进一步了解覃健将军的生平事迹,笔者和同事乘车前往100多公里外的板坡村却里屯、板合屯、弄肖屯。在覃健侄孙覃俊琪、覃淮泷和板合屯退休教师韦时国的陪同下,实地考察了却里屯覃健故居、覃健年幼时曾经就读的弄肖小学、将军父母以及家族为革命牺牲的烈士墓地。在将军堂弟秀仁后人家中,我们意外地看到了1954年覃健将军回乡时,赠送给秀仁保管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政治部1952年1月20日颁发的《革命军人证明书》,其内容写有:“覃健(秀华)同志系1929年12月参加我军,现在九兵团任参谋长工作。其家属得按革命军人家属享受优待。此证由覃秀仁弟存执。”我们将其翻拍存档,并向知情者了解其背后的故事。

原来,覃健于1930年11月随红七军主力北上。次年,桂系军阀乘右江革命根据地力量薄弱之机,派重兵“围剿”东兰革命根据地。由于覃健的家乡是苏区边境,红21师师长韦拔群派63团3营营长韦汉超率部在此地驻防,开展反“围剿”斗争。在韦汉超的指挥下,曾多次打退敌人的进攻。随后,敌军恼羞成怒,集中一个团的兵力围困我军据点,覃健的父母姐弟以及当地群众主动配合红军对敌作战。在战斗中,覃健的母亲、弟弟秀勤(赤卫队员)先后被敌人杀害。覃健家和附近的村民的房子全部被敌人烧毁。当时,覃健的父亲覃世烈为避开敌人的搜捕,只能远离家乡到外地打工谋生,由于体弱多病,生活异常艰辛。抗日战争中期,覃世烈返回家乡,与堂侄(覃健堂弟)覃秀仁共同居住,不久即身患重病,尽管秀仁一家精心照顾,但因缺医少药而不幸去世,是秀仁将老人安葬入土的。对于父亲的过早病逝和母亲、弟弟相继遇难,当时远离家乡的覃健并不了解情况。

1954年10月,覃健、陈朴夫妻俩趁休假机会,带着3个孩子,从南京回广西东兰探亲,探望离别24年的亲人和曾与敌人浴血奋战的家乡父老。

当覃健走到村头眼望着山脚下老家的地方,房子没有了,连墙脚也荡然无存,屋基地杂草丛生,一片凄凉。一家人只好临时住在弄肖小学校舍。为了纪念父母,覃健与妻子、小孩戴着黑纱在父母的墓地合影留念,后来在堂兄秀光等协助下,将父母遗骨,重新安葬在村边,做了两个简单的坟墓。而弟弟秀勤在战乱中尸骨无存,令将军悲痛不已。

这是覃健随红七军北上后唯一的一次回家探亲,却是无家可归,无亲可探,内心十分悲痛。但他在群众面前,顾全大局,饱含激情地说,要革命就要奋斗,要奋斗就会有牺牲,共产党人和人民是绝对消灭不了的,今天我们的胜利就是最好的证明。大家要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努力建设好家乡,建设好我们伟大的祖国!乡亲们无不为覃健将军的博大胸襟所感动。

在回乡期间,覃健就如何增加群众收入、改建县烈士陵园等事项向县委、县政府提出恳切建议。他向堂弟秀仁赠送的《革命军人证明书》,表达了他对特殊岁月收留、照顾父亲晚年生活的秀仁的感激之情,反映了覃健和他的家人为革命事业所作出的特殊贡献。

我们在走访中获悉,如今的却里屯早已无人居住,覃健家族后人除外出参加工作外,已分别迁往邻近的板合、弄肖等屯。当地的村民都为从这里走出一位英勇善战的共和国杰出将领而感到骄傲与自豪。

六七十年前的一首诗歌、一份通告、一张证书,无声地诉说鲜活的红色故事,给当今的人们传递温情与力量。档案是历史的见证,是还原历史最有说服力的依据,诚如是也。


文件下载:

关联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