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支持IPv6
当前位置:首页 > 滚动大图

投身革命即为家——记都宜忻人民解放总队军需处主任岑友鲲

2021-07-30 16:37     来源:河池市档案馆     作者:吴锡刚
分享 微信
微博 空间 qq
【字体: 打印

  • 1、1946年,岑友鲲在柳州从事党的地下工作时留影。
  • 2、岑友鲲入党介绍人,曾任中共柳州县委书记胡习恒。
  • 3、1944年11月,岑友鲲给大安抗日自卫队上政治课(环江革命陈列馆提供)。
  • 4、1945年,柳州日报龙岸总社旧址:罗城龙岸珠江村下珠屯覃家祠堂。
  • 5、中共地下党员、柳州日报社社长罗培元。
  • 6、联华印刷厂旧址陈列馆展厅。1946年底某夜,岑友鲲在此通宵印刷数千份革命传单。
  • 7、罗城龙岸镇康泰街(原高街)中共地下党交通站旧址。站立者为岑友鲲侄儿岑秀辉(1933年生),1948年在龙岸中心小学读书时,曾为交通站传递进步书刊。
  • 8、1982年4月,岑友鲲向罗城县直机关党员干部作党史宣讲报告。
  • 9、1984年,岑友鲲(左一)与中共柳州日报社特别支部部分人员合影。
  • 10、1984年,岑友鲲与抗日战争时期在柳州从事地下工作的部分同志合影(左起覃绍彰、岑友鲲、卢起、莫止凡、莫可量)。
  • 11、1984年,岑友鲲(右三)与解放战争初期在地下党办的“联华印刷厂“工作的部分同志合影(右二为熊柳生)。
  • 12、1985年4月,在忻城县召开的都宜忻总队党史编写座谈会合影(前排左五为岑友鲲)。
  • 13、曾任都宜忻总队领导的部分老同志合影(左起岑友鲲、覃宝龙、吴师光、路璠、周廷扬、王定)。
  • 14、1982年,岑友鲲回到家乡罗城县古腰屯与亲属合影。
  • 15、岑友鲲晚年作品。
  • 16、晚年的岑友鲲(1997年1月摄于南宁)。

设立在广西来宾市忻城县马泗乡的都宜忻游击队纪念馆,陈列着一块“都宜忻总队之最”展板:“最神秘的人物岑友鲲……一夜之间变身中国人民解放军都宜忻总队的军需主任,即后勤部长。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神奇曲折。”

笔者以十分好奇、仰慕的心态,试图从征集、整理的相关档案史料中,揭开岑友鲲身上的神秘面纱,如实反映其革命生涯的若干片断,让一位鲜活、生动的革命先辈形象走进读者的视野。

面向延安宣誓入党

岑友鲲(1920.10——2002.1),原名岑峻崙,壮族,罗城仫佬族自治县龙岸镇太和村古腰屯人。他的曾祖父岑汉邦系前清秀才,在乡村开办私塾,以教书谋生;父亲岑秉衡除耕种田地外,还会做些小生意,母亲欧阳三妹是个善良的农家妇女,夫妇俩共生育三男两女,岑友鲲是小弟。据岑友鲲撰写的《我的传略》所述,他出生于“一个有些书香余味的农民家庭”,从九岁开始入私塾读书,断断续续读了八年。1938年夏秋之间,得益于母亲的支持和二哥对算术课的辅导,考上了设在县城的“罗城升中学补习班”。该补习班旨在为部分失学青年今后考中学补习文化,学习期限六个月,结业后如不升学,可从中选拔一些成绩较好者派充乡村长或村校教师。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抗日烽火燃遍全国,也影响到了地处桂北的罗城仫佬山乡。岑友鲲和无数爱国青年一样热血沸腾,于是在1938年11月,放弃学业,考取了第三届广西学生军。“投笔从戎去,雄心报国仇;为民驱虏寇,不负少年头。”与老师、同学临别之际,岑友鲲以这首《投笔从戎》抒发自己投身抗战、驱除日寇的壮志豪情。

第三届广西学生军是由国民党广西当局组织领导、中共地下党组织和党员在其中起骨干作用的一支军事化抗日救亡宣传队伍,成立时有4200多名爱国青年学生,在学生军司令部下分设三个团。岑友鲲开始编在第一团第七中队。中队内有梁林、吴赞之、李福才、魏文荣、覃绍彰等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青年。在他们的影响下,岑友鲲积极参加写标语、出墙报和组织街头演讲、募捐支前等抗日宣传活动。1940年初,岑友鲲和一批同学被国民革命军第四战区借用,先后分配到河里、来宾军民合作站,负责安排过往部队食宿、调解军民纠纷、宣传发动群众支前等事宜。同年11月,日军退出桂南,岑友鲲随同所在整编后的学生军团第三大队第十中队,开赴永淳县城(今属横县)、邕宁县蒲庙乡作灾情调查和帮助群众生产自救。其间,岑友鲲被吸收进中共地下党员李杏安秘密组织的“读书会”,学习了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的部分著作。通过理论学习讨论和对中国现实问题的思考,他逐步认识到共产主义是个美好的社会,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学生军决定解散后,1941年7月初,岑友鲲参加在南宁举办为期三个月的“广西合作人员训练班”。

1941年10月,岑友鲲与胡习恒、熊元清、覃显等21名同学分配到柳江县(县城即现柳州市)进行实习。在实习期间,岑友鲲得到柳江县政府合作指导室党支部委员、党小组长胡习恒的关怀、帮助,思想进步很快。经过较长时期的培养、考察,1942年桂林“七九”事件发生后,在发展党员更加强调“严格、慎重”方针的背景下,于1942年11月,经胡习恒介绍和柳州地下党组织批准,岑友鲲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而此时在思恩县(今属环江毛南族自治县)担任合作指导员的岑友鲲并未在第一时间获悉这一令他惊喜的消息。

1943年3月8日,应胡习恒邀请回到柳州重新寻找工作的岑友鲲,在共同居住地得到胡习恒的告知,自己已被党组织批准入党,由入党介绍人、直接上级联系人胡习恒主持宣誓仪式。当时,岑友鲲按要求再次郑重表示入党决心后,庄严地朝着延安党中央方向,举起右手,一字一句地进行入党宣誓。这一天,成为他一生中感到最幸福最难忘的日子。

潜伏魔窟刺探敌情

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三民主义青年团(简称“三青团”)广西支团柳江分团部,负责管辖柳州地区各县的团务,系国民党控制青年和进行反共的一个组织机构。

1943年3月,中共地下党组织安排岑友鲲打入“三青团”柳江分团部任录事。为了适应环境和麻痹敌人,岑友鲲在工作中尽量把自己打扮成灰色人物——一个忙忙碌碌的公务员,使敌方认为他是个既能做事又非常单纯的年轻人。他们在考察确认岑友鲲工作积极负责、“忠诚可靠”后,为了方便和提高工作效率,就把干事长王剑功、书记冯培仁的公用私章也交给岑友鲲保管使用。岑友鲲利用这些印章,盖了不少的空白公文纸,转给中共党组织,为开展地下活动提供便利。

后来,岑友鲲争取得到总务股员职位,专管内外收发,分团部一切来往信件都由他处理。他利用工作之便,探听情报,观察敌特动向,比如什么时候进行全市宵禁、全市户口大检查和国民党中央要人来柳的时间行程安排等,及时报告中共地下党组织,以做好应对准备。

1944年5月的一天,岑友鲲接到国民党三青团广西支团部发来的一封密件。密件中写到:“经查实,来宾县大湾镇××街××号门牌内,有三个青年是共党分子,命令你部立即派人前去逮捕归案。”岑友鲲手持密件,犹如承负千斤之重,同志的生命安全危在旦夕。他借口外出办事将密件带出,及时报告中共柳州县委书记胡习恒。胡习恒获悉后,交待他:“我马上派人将情报送出去,你立即回去,千万不能让敌人察觉。”

岑友鲲回到国民党三青团分团部后,为了让组织赢得时间,第三天才将密件登记,把有邮戳的信封同其它废纸烧掉,只将文件送给书记冯培仁签批。当冯培仁安排组织股长唐健带宪兵前去来宾抓人时,扑空而回。岑友鲲提供的情报,让地下党同志化险为夷,使敌人的阴谋没有得逞。

撤离柳州继续斗争

1944年秋,日寇第二次侵犯广西,在柳州的国民党机关仓皇疏散,全城风声鹤唳,形势日趋紧张。经请示中共地下党组织后,岑友鲲以安排家人逃难为由,用请假几天回家再来的方式,脱离了国民党三青团柳江分团部。在此危急之际,胡习恒患上了急性黄疸肝炎,病情非常严重,整天卧床不起,周身发黄,如不能及时就医,就有生命危险。岑友鲲送他到省立柳州医院治疗,因医护人员已经撤离,无奈又背回住处,情急之下请了一位中医治疗。胡习恒在服用了这位中医开的几副草药后,病情居然逐渐好转。随后,岑友鲲、胡习恒商定迅速撤离柳州,各自回家乡进行活动。

返家途中,岑友鲲路过思恩县大安乡中田屯时,上门探访原在思恩县城工作相识的朋友蒙人泰。蒙人泰时任思恩县抗日自卫队中队长,因不满县府官员临危而逃,愤而率50 余人枪 、万余发子弹回到老家建立农民抗日自卫队,自任队长。岑友鲲赞赏蒙人泰的侠肝义胆,并应邀担任该队指导员,给队员上政治课,宣传共产党的抗日救国方略,讲解八路军、新四军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的重要意义,使队员们拓宽视野、增强斗志。在岑友鲲的影响和蒙人泰的指挥下,自卫队先后与日军作战多次,毙伤日军多人,缴获一批枪支、物资。解放战争期间,这支抗日自卫队逐渐发展成为共产党领导下的地下游击武装力量,为环江的解放事业做出了积极贡献。

不久,岑友鲲回到家乡。1945年2月,经学生军同学、地下党员梁一帆介绍,岑友鲲和从柳州撤离来龙岸的覃显一同进入到地下党员罗培元任社长的柳州日报社。当时,柳州日报社从柳州迁到龙岸,设有中共特别支部,有共产党员40余人。岑友鲲以“特派记者”身份,与梁一帆、侯信到柳城县太平建立“柳州日报太平办事处”,进行抗日宣传发动和前线新闻采访工作。5月,岑友鲲调任柳州日报警卫队(对外称“桂北行署直属警卫队”)政工组长,成为拿起枪杆与敌人斗争的一名战士。警卫队拥有近百人和近60支枪,活跃在罗城、融县、柳城等县的各乡镇,先后在罗城寺门、柳城龙头等地抗击日军,是一支打击敌人、保卫家乡的有生力量。

揭露黑暗指导抗暴

日军撤出柳州后,岑友鲲随柳州日报社回到柳州,担任报社记者,并与中共柳州县委恢复了组织联系。据罗培元撰文回忆,中共广西省工委书记钱兴通过岑友鲲介绍,分别于1945年底和1946年初,与组织关系隶属广东省党组织的罗培元联系了两次,听取汇报,交流情况,传达周恩来等领导人的指示。

当时,柳州日报社旧址已被日寇化为焦土,因而只好把报社设于东门城楼上。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柳州日报》出版《日本投降》号外,将喜讯传送给全市民众。10月,《柳州日报》改为《广西日报》(柳州版)。罗培元、岑友鲲等地下党员利用报纸的合法地位,运用手中的笔杆子,反面文章正面做,机智巧妙地与国民党反动派作斗争。1946年春,岑友鲲通过实地采访,发表了揭露国民党“柳州赈济委员会”不顾饥民人身安危,使用汽油桶煮粥“赈灾”的新闻,激起群众的义愤。

1946年1月5日,柳州的国民党当局在北校场,以庆祝抗日胜利为名举行体育运动大会。在万米赛跑中,最初是宪兵第五团运动员占先,后来逐渐为柳州中学的运动员梁守邦赶上并超过,夺得冠军。但宪兵团以裁判鸣枪未响为由,无理取闹,企图强抢冠军,并殴打裁判和抗议的学生。岑友鲲等地下党员遵照中共柳州地下党组织的指示,采取内外配合,利用敌人内部矛盾的办法,由进步学生掌握的柳州中学学生自治会出面,领导“一·五”抗暴罢课运动,有组织、有策略、有声势地开展斗争,迫使敌人在报纸上公开答应学生的要求,并到学校赔礼认错。一些进步学生在抗暴斗争中经受了考验,加入了中共地下党组织。

1月22日,重庆《新华日报》刊登岑友鲲撰写的通讯《柳州宪兵行凶  殴辱柳中师生》,揭露宪兵的凶恶面目,反映学生的正当要求,声援学生运动。

1946年6月,国民党广西当局改组《广西日报》(柳州版),撤换了社长罗培元,派省三青团的张洁接任社长。报社内的党员和进步分子,按照党组织的指示,相机撤离报社,奔赴新的战斗岗位。

重返家乡联络战友

1947年8月,中共地下党组织决定将岑友鲲从柳州转移到柳北农村,在龙岸组建地下党交通站,联系和领导在罗城清端(现东门)、龙岸和融县的融乐(现融水)、长安等乡镇坚持工作的同志。当时他离家9年,家中除了几间破房子和四亩旱地外,没有其他财产,回到龙岸后又没有公开职业和工资收入,父母妻儿一家五口生活无着。当中共融县工委委员卢起征求他有什么困难和意见时,他二话不说,表示坚决服从组织安排,实际困难留给自己设法解决。

随后,他以经商可以致富为名,向二哥岑峻歧、二姐岑木英各借到一头牛卖作本钱,并与表叔冼燧生、党的培养对象梁中(1949年秋任柳北总队一大队三中队队长)等共同出资在龙岸高街(现康泰街)租用一间房子作商店,实际是地下党的交通站。岑友鲲以经商为公开职业,每月往返于融县、罗城两县四地之间,了解地下工作者的相关情况,传达上级党组织的指示精神,共同研究如何推进工作。在一年多的地下交通工作中,由于经商只是作为开展地下工作的掩护,入不敷出,从哥哥、姐姐那里借来的本钱很快就吃光用光,1950年后才从自己的工资中逐步归还。

1949年1月26日,中共融县工委书记莫矜率武工队粉碎国民党融县自卫队对融县永乐乡西寨屯(今属融水苗族自治县)的围捕,拉开了柳北地区中共地下党组织领导人民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的序幕。战斗结束后,党组织安排卢云(1949年秋任柳北总队宣传科长)去岑友鲲的老家隐蔽数日,以防敌人再来搜捕。卢云大年三十那天到达岑友鲲家。岑友鲲对素未谋面的战友视同亲人,关心备至。直到风险解除后,才将这位“节日前的来客”从龙岸送回融县永乐。 40多年后,饱经风霜的卢云回忆往事,仍难以忘怀岑友鲲的革命情谊和他那善良好客的一家人。

经营商贸支持革命

1946年春,中共柳州地下党组织为了筹集活动经费,解决一部分党员及职工从柳州日报社撤离后的就业问题,开办了“联华印刷厂”。办厂的经费,是以入股的形式,由同志们拍卖生活用品,或从家里卖猪、卖牛、卖田凑合起来的,其中出款最多的是熊柳生。筹建就绪开业后,党组织安排在龙城中学任教的中共柳州特支书记陈光为工厂不公开露面的党内负责人,熊柳生为挂名的董事长,岑友鲲担任经理,负责全厂的具体业务。该厂对外的公开业务是印制民办四开报纸《大中报》和《大华报》,附带印制表册、商标、作业本,暗中则是秘密印制地下党文件和传单。1946年底一个寒风袭人的黑夜,岑友鲲让其他同志放哨,自己点着蜡烛,在昏暗的烛光下踩着圆盘印刷机,整整干了一个通宵,为柳州中学学生自治会印完了数千份革命传单。1947年夏,联华印刷厂因被敌人怀疑而主动关闭。全部设备出卖后所得款项,除退还部分非党员同志的股金外,全部上交作为党组织的活动经费开支。

1949年春,岑友鲲接到中共地下党组织通知从龙岸回到柳州后,以地下党员黄维光捐献的一百担稻谷和部分银行贷款为资本,经常往返于中越边境和梧州、柳州、宜山(今河池市宜州区)、罗城之间,贩卖粮食、西药、白布等。大约5、6月之间,他从罗城黄金、龙岸买了一批生猪,冒着洪水翻船的危险,赶运至柳州。此时柳州的肉类,正由于洪水的影响供不应求,肉价猛涨,这批货赚了近百分之五十的利润,为党组织提供了一批活动经费。

9月中旬,中共广西省农委委员路璠到柳州找岑友鲲谈话,决定调他到都宜忻地区工作。随后,岑友鲲前往宜山,暂住在县城妻子郭佩兰的家里,在门口设立铺位,继续以“老板”的身份经营棉布和土特产,保持宜山与柳州之间地下工作联系。路璠到宜山后,曾以商人的打扮,与岑友鲲住在一起,白天在后屋看材料、写文件,晚上频繁外出开展革命活动。

10月下旬,都宜忻人民解放总队(简称“都宜忻总队”)宣布成立,路璠任司令员兼政委,岑友鲲任军需处主任。12月2日,都宜忻总队解放宜山县城,岑友鲲正式到总队司令部就职,负责接收国民党的物资、改善总队指战员吃穿以及解决解放大军到时的食宿问题。12月12日上午,人民解放军三十八军一一二师三三四团及军直机关经怀远移驻县城,与都宜忻总队胜利会师。

岑友鲲在从事地下活动期间,十分注重培养进步青年,为革命队伍输送新鲜血液。1947年,他介绍入党的柳州中学学生运动骨干梧裕茂,1949年成长为都宜忻总队第四联队联队长兼政委。1949年秋,他在柳州、宜山发展多名青年参加中共地下党外围组织“爱国民主青年会”。其中,在宜山县城开诊所的张阳系柳州日报警卫队战友,被安排到游击区工作,后任都宜忻总队军医处主任。在庆远高中任教的江波多年后成为广西著名彩调艺术家,他们之间的友情维系了数十年,且历久弥坚。

发挥余热笔耕不辍

新中国成立后,岑友鲲先后在宜山专区贸易公司、土产公司、公安处、广西公安厅、河池地区第一人民医院、广西幼儿师范学校、广西司法局(厅)、广西政法干校等单位工作,1985年4月离休。

岑友鲲在漫长的革命、建设历程中,组织纪律性极强,党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党指向哪里就冲向哪里,屡次变动工作地点、岗位,从来不提任何困难,不讲任何条件,长期以革命和工作单位为家。他生活俭朴,平易近人。据他的大女儿岑惠文回忆,其父在学生军时的一支派克钢笔一直使用到离休。为了方便老人工作和生活,单位打算在其家中安装一部电话,也被他谢绝了。岑友鲲晚年多病,每次到医院看病,都对服务的医护人员和清洁工人表示衷心感谢,其态度亲切,令人印象深刻。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岑友鲲撰写的近二十篇革命回忆录和缅怀烈士、战友的纪念文章,成为柳州市、柳北地区、都宜忻地区、南宁市等地党史、革命史的重要参考资料,以及向广大干部、群众、学生开展革命传统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的鲜活教材。他给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广西司法学校的师生和罗城县直机关干部讲述党史故事,使听众感同身受,产生很强的感染力。

岑友鲲离休后,担任多家诗社(诗词学会)的会员和诗词报刊的特约撰稿人,创作了许多诗词。其中,《苗家山寨》:“遥望群山一遍青,山山腰际有白云;竹篱茅舍清溪绕,三五人家又一村。”纪念和赞美1948年夏天参加武装斗争学习班的胜地——融县永乐乡溪滨寨的别致风景。《悼念梁林烈士》热情讴歌曾任中共广西学生军总支委员、中共融县特支书记梁林烈士的英勇事迹。《有人外传》诗集,则针砭时弊,痛斥官僚主义和腐败现象。有朋友劝告他,写讽时之作容易得罪人,他朗声回答:“只要对党对人民有利,得罪人又何惧之有?”

“岑子毕生抱热忱,感怀爱作白头吟。长歌抒发心中意,喜怒赞弹皆妙文。”1999年春,原柳北人民解放总队副政委谢之雄为岑友鲲赠诗一首,对其人其诗作了中肯的评价。


文件下载:

关联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