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市档案局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动态

记忆中的大年

2019-02-02 11:03     来源:河池市档案局
【字体: 打印

我的家乡是位于桂西北一个叫“大地卖”的村子,属典型的中国南方依山傍水村落。目前,村民姓氏有吴、潘、黄、冯、李、兰等,其中吴、潘两姓人口较多,基本上都是仫佬族,讲仫佬话。仫佬语中管春节叫大年,是一年中最重大的节日。在2019年新春佳节即将到来之际,我不由回忆起小时候在老家过春节的若干片断。

杀年猪

那个年代,村里人每年都要留一头猪用于过年。大约在农历腊月二十前后,各家陆续杀猪过年。杀猪时间在早晨6点左右。各家杀完猪后,邀请近亲属聚餐。到7点多钟,除留足猪肉做腊肉外,人们会将剩余的猪肉拉到县城去卖。

在我的记忆中,每逢杀年猪,父亲都会及时做腊肉。父亲将猪肉切成条,用食盐、配料腌好,挂在堂屋的地炉上方,经炉火烘烤便成腊肉,部分猪小肠则用来做腊肠。

杀猪当天或次日,大多数人家将蒸熟的糯米饭同生猪血拌匀后灌进大、小肠做成大、小“郎捧”(仫佬语,即血肠),煮熟后由小孩送给房族(近支宗亲)和亲戚食用。而用猪骨头煮的稀饭,则是一家老小和邻居小孩难得的佳肴。

杀年猪,意味着春节将近,节日气氛渐浓。

年夜饭

大年三十上午,我随大人到街上购买腐竹、粉丝、糖果、鞭炮等年货。下午,家人供奉祖先之后,开始准备年夜饭。年夜饭特别丰盛,有猪肉、鸡、鸭、鱼、煎蛋等,需有剩余,寓意吉祥如意,年年有余。

吃完饭后,大家通常开始制作爆玉米花糖,将其做成一个个圆形,放入坛内,可随时取出食用。如果当年花生收成较多,还会做少量的花生糖,这在当时算是比较高档的食品了。随后,大人们围坐在地炉边聊天、守岁;我和弟弟们则带着鞭炮跑到村子的空场地与众人竞相放炮,当时有一种“电光炮”特别响亮,点放时会引起大家的高度关注。顿时,村内炮声阵阵,此伏彼起,一片喜庆祥和、欢声笑语,大家鸣炮迎春,庆祝新的一年到来。

舂糍粑

仫佬族过春节,少不了做糍粑。每到除夕,相熟相邻的两三家青壮年互相帮助,把蒸熟了的糯米饭用舂碓舂溶,再捏成一个个似小碗口大的糍粑,盖上红色的圆印,放到通风干燥的地方晾干。在加工过程中,我们小孩的任务是将大人捏成团的糍粑用手掌轻轻压平、翻面后再压平,待稍干后盖印。

吃糍粑时,将其放进炒菜锅里煎软或放在火炉上烤软即可。糍粑除了自家食用外,还是春节期间送亲友的礼品。

挑新水

待正月初一雄鸡报晓,村内各家主妇立即点上香火和火把,挑着水桶来到村里的泉水边,先插上香,向水中投几枚铜钱,祭祀水神,然后挑水回家。这天是新年第一天,故挑回的水叫新水,俗称“挑新水”。大家认为,人喝了新水能够健康长寿,牛喝了长得健壮,猪喝了膘肥体壮;用新水染布,布发亮;用新水洗米,煮起饭来特别香;用新水酿酒,酒不酸。全村挑到第一担新水的人,最为吉利,能给家庭带来六畜兴旺,五谷丰登。

初一的禁忌

初一来临之前,大人们都会提醒小孩儿大年初一的一些禁忌事项,包括:忌扫地,免得把钱财扫出门,祝钱财有进无出;忌吃荤,免得牲禽生病发瘟,祝六畜兴旺;忌吵嘴,免得家庭不和睦,祝和气生财,邻里和乐。还有忌开酸坛、忌开柜子、忌洗衣服、忌晚起床等。这些禁忌,多数没有科学依据,或许是我们的祖先因应对各种灾害而产生的一种心理规避和对美好生活向往时的自我约束,而流传下来约定俗成的习惯而已。

初一这天,家家吃素,也没有亲戚、房族聚餐,年轻人都出去玩,或上县城赶街,或组队参加体育比赛,或到附近聚会的山坡,听青年男女唱山歌。仫佬族有走坡的习俗,未婚男女青年在特定的节日,相约到村寨附近山上唱歌游玩。

到契娘家吃饭

仫佬族普遍的民间习俗认为,生男孩要认契娘,生女孩要认契爷(即契父),并且要根据属命的“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这“五行相生”之理来选择,吃了契娘、契父一碗饭,儿女才能健康成长。在我的童年时期,与契父、契娘家来往是比较密切的。

初二,是春节期间最隆重的日子。午餐安排特别早,各家要请契儿、契女吃饭。我的契父、契娘家姓冯,去的时候一般带上一挂腊肉、6个至10个糍粑(双数),进门要说“新年快乐”“恭喜发财”等祝福语。饭间或者饭后,大人要给契儿、契女和在座的其他小孩发红包。我还记得在契娘家吃的腊肝(用磨盘压实后烤干)特别香甜。这一天是我们小孩特别高兴的日子,不仅可以吃得特别好,还能拿红包。

到了下午,出嫁的妇女要回娘家。我有4个姑母、一个姑奶,多数是初二,也有的初三至初五回来,因为她们在自己家也需要接待亲友。我的姑奶个子不高,温和善良,轻声细语,比较健谈,当年她的二儿子在外参军,还是一个军官。我很乐意听她讲表叔在部队的一些趣事。姑奶活到了96岁,是我们家族迄今最为长寿的。

从初二晚上开始,兄弟、堂兄弟开始轮流请吃饭,这往往是家人、亲戚聚会人数最多的时候。这些相互吃请,一般持续到初五。到了初六以后,就开始生产劳动,节日气氛就慢慢淡下来了。

岁月如梭,时光飞逝。转眼间,我已接近退休年龄,但往事依依,童年时年味儿甚浓的春节仍给我留下美好温馨的回忆。

(吴锡刚)

(原载《中国档案报》2019年1月28日第四版)

相关链接